首頁 要聞 原創 政務 旅游 圖片 政法 教育 民族 州市 網視 財經 熱點 健康 信息 云南故事 融媒報道

村民余小德和他的“猴友們”

2019年10月05日 08:53:11 來源: 新華社

  新華社昆明10月5日電 題:村民余小德和他的“猴友們”

  新華社記者 王長山、姚兵、魏玉坤、楊靜

  “這個叫‘九哥’,9月份的時候從其他猴群分出來后自己組建了‘家庭’;這個叫‘米粒’,臉上有一些斑點……”在云南省迪慶藏族自治州香格里拉滇金絲猴國家公園里,62歲的余小德指著幾十米外山林間的一群滇金絲猴,像介紹自己親人和朋友一樣對訪客說。

  在外人眼中,這些滇金絲猴除個頭大小外,其他很多特征難以分辨清楚,更別說區分一個個猴家庭了。可余小德卻能把每只猴子的特征和品性都說得很清楚。他認為這沒什么秘訣,就是因為愛護大自然,跟山林及滇金絲猴們和諧共處,時間長了,相互間的關系就會像親人朋友一樣親密。

  余小德是迪慶州維西傈僳族自治縣塔城鎮響古箐村民小組的傈僳族村民,也是護林員兼護猴員,照顧滇金絲猴10多年了。現在,生活在村寨周邊山林中的滇金絲猴能聽懂他的哨聲和話語,可以在他身旁嬉戲和進食,成為他的“猴友們”。

  滇金絲猴主要分布在云南白馬雪山一帶,是和大熊貓齊名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它們長著一張像人的臉,紅色的大嘴唇十分特別,非常漂亮。”一說到滇金絲猴,平時寡言少語的余小德話就多了起來。

  上世紀80年代前后,打獵和伐木等行為對滇金絲猴棲息地造成了破壞,這些猴子的生存面臨極大挑戰。回想過去的幾十年,余小德與這里的山水和滇金絲猴等野生動物的關系經歷了緊張、緩和到和諧的過程。

  響古箐是一個傈僳族村落。年輕時,余小德迫于生計砍過樹、打過獵。雖然從不獵殺猴子,但林子少了,山禿了,食物隨之減少,猴群便不斷萎縮。

  “那時候,別說近距離看猴,能遠遠聽到對面山上有幾聲猴叫就不錯了。”余小德說,當年滇金絲猴很怕人,哪像現在,外面來的游客才離著幾十米就可以看猴子吃東西、嬉戲、打鬧。

  為了拯救瀕危的滇金絲猴,我國建立了白馬雪山自然保護區。1999年,保護區與有關方面合作,探索“社區共管”,保護的同時,著力解決周邊居民的生存與發展問題。位于香格里拉滇金絲猴國家公園里的響古箐等幾個村子被納入試點。

  根據脫貧攻堅和生態保護任務高度疊加的特征,云南省有關部門在迪慶實施生態扶貧,在生態護林員指標安排上給予傾斜,迪慶已聘用生態護林員近1.7萬人。

  放下獵槍和斧頭,一批村民成了護林員兼護猴員。“護林員這個崗位解決了我的大問題,每個月靠它有1700元收入,還可以幫著家人打理5畝多地,種玉米和土豆等。”余小德說,一年家里4口人總收入近4萬元,生活有了著落,日子越來越好,保護山林就有了底氣。

  如今,護林員正成為像余小德一樣的村民們的新身份,僅在響古箐就有幾十名護林員。他們守護山林,獲得收益,實現了山上就業、家門口脫貧。余小德特別喜歡現在的工作,他為每天都能親近這些山水和滇金絲猴而感到高興。

  每天早晨9點左右,余小德背著15斤松蘿來到投食點給他的“猴友們”送早餐。下午4點左右是晚餐時間,猴子們可以吃到帶殼花生、南瓜子、漆樹果等。每隔4天,每只猴子還可以吃一個雞蛋。猴子生病了或在嬉戲中受傷,護林員們還要精心救護。

  “九哥”“米粒”“白臉”“紅點”……余小德和護林員同伴們經過細致觀察,根據各自特征,給在響古箐一帶活動的滇金絲猴各猴群“首領”分別起了名字。

  “你看!‘白臉’是只公猴,有20多歲,今年才重新找到一只母猴組建家庭。”余小德對猴群的情況如數家珍。余小德知道每只猴子的脾性和它們的家庭情況,猴子也懂他,甚至還離著好遠,只要聽到他的聲響,就從對面的山頭穿林過谷而來。

  群山蒼翠,溪流淙淙。現在,每天都有許多游客來香格里拉滇金絲猴國家公園,在一些投喂點觀看這些“精靈”,在幾十米外用手機等記錄猴子們進食、打鬧場景。此時,余小德就在大家的圍觀下,把食物投喂給猴子,有的猴子會從樹上蹦下,來到他跟前伸手取食,有的拿著食物后會從他身旁蹦跳著走過。

  看著這些可愛的“精靈”在樹木間跳躍著,他滿臉笑容地說,我們巡山護林,給猴子喂食,換來的是山越來越綠,猴子越來越多,猴子和人類也越來越親近。

  在當地護林員的協助下,有關科研團隊開展了滇金絲猴種群、數量和分布調查,初步估計滇金絲猴數量目前超過3500只。其中有70多只生活在響古箐周邊區域,并呈逐年增長的趨勢。

  “保護綠水青山本就是我們該做的。”余小德說,我們人類與這片山水和滇金絲猴是可以和諧共處的。完成投喂工作準備下山時,余小德轉過身,看著山坡上搖曳的樹枝,聽著猴叫聲,臉上滿是幸福的神情。(完)

[責任編輯: 范芳鈺 ]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13481384491691
领航重庆时时彩计划软件